2 . 9 2 豪 门 炸 金 花 关注:4,437,540贴子:81,835,374
  • 3回复贴,共1
【主要情节】
紫苏:谈感情?抱歉贫尼不需要,施主请退散。
松甘:你不需要别人的。你只需要我的。
艾伯特:咱好好儿说话,别逼我变身。
纳兰穆:主会给你光明。
佳善:……刚到手就是死的,这让贫道情何以堪。
黄泉尽头,有人死而复生,忘川之畔,有人被利剑穿脑,碧落之上,她与星辰共沉浮,……
天还是那个天,殿里坐着的人变了。她和他,又缔结了新的盟约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第一卷主题曲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燃西都之碧草兮,涵白驹而驰晖。 凝紫霞于广袖兮,祈佳缘于金墀。 结韶华以秾情兮,何忧惧于严霜。 尝携行而相伴兮,咏玉叶以留芳。 掬素心以相待兮,明明月之清裳。 操千古之幽兰兮,迷高天之紫箐。 其错付亦无悔兮,睨天命而和光。
本书首发于若初文学网。炸 金 花 外 挂 是 真 的 吗 (这个地址照着在地址栏打出来还是能进去的。但是复制链接会失败。具体原因是百度贴吧自己的问题)。


------------楔子
“紫苏,谢谢你。这是我听见过的最好听的话。”他发出一声轻笑,那笑声如同冷泉碎玉,敲击着她的耳膜。然而他接下来的话,那么的伤人。他说,“可是紫苏,抱歉,我已经不能接受你了。”
“为什么?”她麻木地问,依旧紧紧抓着他的衣襟。麻衣的料子与他惯常穿的锦缎迥然不同,很扎手。
“这话我真是宁死都不肯说。可是,……”他顿住,慢慢睁开了眼。
紫苏张开嘴,却发不出声音。她看见他睁开的眼睛里一片苍白,那双带着蓝色镶边的眼瞳再看不见一点黑色。随着那双凤眸缓缓开启,他的头发迅速变成灰蓝色,随风唰地展开,千丈苍蓝,就那样没有尽头一般向后飘去。
“这、为什么会这样?”她终于低叫出来。
“紫苏,”他毫无温度的手指擦过她的面颊,努力拭去女孩满脸的泪痕。那么多次,他曾经那么努力地靠近她,终于等到她的这句话,可是谁能想到竟是这样的结局?固然,他绝不后悔,可是,“偏偏,我已经算不上是一个活人,不能拖累你。”
他将衣襟从她手中抽出,徐徐向后退去。无数倒挂下来的冰凌在返入洞穴的夕照中散发出璀璨金辉,他看不见眼瞳的苍白凤眸却隐入重重暗影。
“紫苏,忘了我吧。”他猛地转身,一个纵跃,便消失在岩洞深处。
“不!”


------------天之序章
群星缭绕的天宇深处,耸立着一座通体深黑的宫殿,门上高悬匾额:七曜。这其实是魔军的临时监狱。一队黑色羽翼的魔兵手持利刃,驱赶着白衣侍卫,但是不论如何喝骂威逼,那些侍卫都木然站在檐下,一动不动。有的魔兵耐不住性子,挥剑就砍。寒刃所过之处,侍卫昂首而立,毫不反抗,便是头颅横飞也不见皱一下眉毛。而眼看同伴的遗体喷着热血摔落于玉阶之下,侍卫们眼都不眨一下,依旧挺立不动。
“怎么办,总不能全宰了吧?”魔军小头目有点无奈地看副将。他们这几天攻城略地,一路烧杀过来,光是砍脑袋也已经很累了。
“我们是星主的亲卫队,君上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。放心,我们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。不信诸位尽可以收走我们的武器。”为首的银甲侍卫长上前一步,率先把腰上佩剑解下来往地上咣当一扔。
“好。那且留下你们。但是若是有谁不识好歹,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。”副将想了想,冷冷道。
一阵稀里哗啦兵器落地之声。白衣侍卫们扔下武器,整齐列回玉阶之上,面向外一字排开,再次如雕像一般伫立不动。
从大殿深处不断传来鞭挞声、喝问声。
“说,降不降?”一名魔将咆哮。他手里的鞭子已经换了三把,那可是带铁刺的鞭子,一挥下去带起一片血肉。被挂在半空的那位却一声不吭。
“好,很好。八极神鸟,诸天星主,紫微帝君,你是我见过最能忍的神仙。仍旧不降是吧,来人,砍掉他的翅膀。砍一根问一遍,看他能支撑多久。”魔将靛蓝色的脸上笑得阴森,深红的眼瞳里满是不屑。作为一个同样有着翅膀的存在,他非常清楚地知道翅膀被砍会有多痛,这个神仙长了这么多翅膀,一支支砍下去,他不相信有谁能熬得住。其实,要不是这个神仙是魔君重点关注的对象之一,他早就直接一刀将他宰了。可惜,魔君非要他活着,再三强调必须让他写下降书。
半空探出八把漆黑的钩子,将银色的羽翼牢牢扯住,“我再问一遍,你,降还是不降?”一字一字的缓慢地问。
没有回答。刑架上的人眉峰簇起,胸口还在急剧起伏,浑身不断滴落着鲜血和冷汗,却微闭着眼睛,面色平静,宛如睡着了一般。
寒光一闪,银色的巨大翅膀轰然坠落,刑架上空现出一只八翼巨鸟,其中一只羽翼只剩翼根,金色血液喷涌而出。它仰首悲鸣,声彻天宇。殿外,侍卫们一愣,眼圈渐渐红了。一个侍卫猛的挺身,手臂却被侍卫长彭的一把抓住,“你干什么,忘了主子之前的命令吗?”那侍卫须发怒张,两眼充血,却终究深呼一口气,双膝一弯,扑通一声跪倒在地。“星主,末将恨不能以身相替!”侍卫们垂头,纷纷单膝着地,男儿泪一点一点洒落在玉石台阶。
……
魔君坐在残破的大殿上,黑红色的头发烟火缭绕,昭示着他此刻并不美丽的心情。他皱眉看着跪在玉阶前的独角魔将,通红的眼中有着明显的不耐烦:“然后呢?”
“然后,我等本来已经到了乐园,没想到那神子从里面出来,拦在了入口,他……”
“别跟我说你们三十万大军都打不过他一个。”
“他也没跟我们打,他直接拿出一把匕首,自杀了。”魔将讪讪。
“自杀了更好啊,难道你要说你连具尸体都打不过?你好歹是大名鼎鼎的萨斯姆(Samle)。”魔君冷嗤。
“问题是,……”魔将踌躇一下,斟酌着措辞,“他的身体化作了一丛血色荆棘,把入口堵死了!不管是刀砍斧剁还是火烧水淹,我们的人就是打不开那入口。”
魔君抬手就是一团黑焰射到那魔将身上,那魔将浑身毛发立时被燎了个精光。他深深呼吸了几下,看着下方那微微发红的光脑壳,敲打着椅子扶手,“这样,你在那对面建一个享乐园,然后派几个会伪装的,染白了翅膀,把亡灵接引进去玩乐,就在他眼皮子底下,看他能忍多久。”魔将面色一喜,小心退下。
魔君沉着脸再一点手,对后面一个磨磨蹭蹭犹豫着要不要上前的四翼魔将阴森问道:“你怎么回事?难道那女帝也自杀了?”尾音挑高,带着森寒煞气。
“陛下,她倒是没,……”魔将期期艾艾道,“但是她身边那些个姘头,都自杀了。”
魔君眉毛一厉,“姘头?”
魔将挠了挠头,“啊,那些个小白脸一个接一个从城头跳下来,将自己淹死在护城河里。然后,我们的人就过不了河了。不管是飞过去还是游过去都不行,会直接给淹死里面。……”魔将痛心疾首还要继续抒情,“陛下,这女人的姘头……”
一只茶杯砰的砸过来,魔君咬牙切齿,“姘头姘头,拼你个大头鬼!“他站起来来回走了两圈,俯身交代:“沙里尔(Sariel)你给本王听好了,想尽一切办法,一定攻进去,要抓活的。听见了没有?”
魔将挂着两片茶叶的脑袋一颤,感觉自己捕捉到了一点非常有用的信息,连连称是,保证绝对不会伤害女帝。
冷脸放那个魔将出去,魔君用下巴一点长了一张蓝脸的第三个魔将,“你呢?这么急着赶过来,是那个鸟人还是他的部下也自杀了?”
第三个魔将绕过地上的茶杯残骸,露出一副牙痛的表情,朝魔君一礼:“陛下,没有谁自杀。但是今天那帝君的势头不对。本来我们砍断了他八只翅膀,又用魔火烧他了一昼夜,早上他居然浴火重生了,还似乎比以前更强了些,……所以想请示陛下,要不要继续用魔火烧灼那厮,还是……”
“带路,本王去看看。”
魔君刚要抬腿,看见殿门口还有一个魔将在探头探脑,遂问:“你有何事?”
“禀陛下,搜寻小队回来了,说没有找到昊天的踪迹。”魔将躬身。
“告诉他们,继续找。”魔君冷声说,“诸天任何线索都不能放过。”他略一思索,又叫住那名魔将,“还有,传播出去,就说我们已经找到昊天帝君,他已经投降了,让切茜娅(chessia)变成他的样子,四处巡视。”他魅惑一笑。
“是,陛下您太高明了。”魔将挑起大拇指。
作为临时监狱的“七曜”神宫已经远远在望。
蓝脸魔将小跑几步,小心陪在魔君身侧,一边走一边小声补充:“陛下,那帝君还有一样不对劲,他的胸口破了个大洞,里面空空如也。”
魔君骤然止步,那眼神几乎要将部下冻成冰块,“你能一次说完吗?”
“没……没有了。”魔将赶紧低头。
这时不远处突然浓烟滚滚,魔君三步并作两步赶过去,一边往那边赶一边喝问,“你们在干什么?不是说了不要再随便破坏天界的环境吗?!”
“启禀陛下,刚才守卫天河的军队遭到大量寒鸦攻击,我们不得已才动用了魔火。”一个小队长气喘吁吁跑过来,大声报告。
“可处理妥当了?”魔君语调稍缓。
“除了少数几只逃脱外,其余已经被歼灭。”小队长回答。
“逃脱?”
“有几只……追着一堆垃圾顺流漂走了。”
魔君抬腿就是一脚。小队长被踹倒在地。
“本王说过,这天界面的任何东西都不可以随便流到下界哪怕一根毫毛也不可以。你们都当作耳旁风吗?”他目光凌厉,“说,什么样的垃圾?”
“血乎乎一大堆,看不出是啥。”小队长快哭了。
“给我追。一定要找到那堆垃圾和那几只寒鸦的下落!
幽暗的河道旁边,一名老僧闭目枯坐,看似平静的脸上笼罩着淡淡愁绪。突然他睁开眼,朝漆黑的河道上游望去,只见翻滚激荡的河水中漂浮着一坨东西,它看上去凌乱不堪,如同一堆垃圾,却微微散发着稀薄的光芒。那光芒弱得看不出本来颜色,几乎一个浪打过来就会完全熄灭,却始终执着的薄薄覆盖在那团东西表面,漆黑浑浊的河水连打湿它都不能。
老僧双唇颤抖,半晌,哑声低喃:“你……还真是对自己下得去狠手。”
“呼,总算出来了,真是谢天谢地。”那团东西几乎在老僧自语的同时竟口吐人言,声音稚嫩得像是三岁娃娃。
“菩萨请了。本座今日也是万般无奈,借道你的地盘,还望你行个方便。”说着,哗啦一声,那团东西借着一道浪花凌空一跃,直接落在了老僧面前。浓郁的血腥之气扑面而来,比阴冷的河风还要呛人。
“帝君不是已经降了吗?因何还要托魂于残翼逃出?”老僧下垂的白眉毛微微一抖,慢条斯理地说。
“你这棒子,少拿话挤兑本座。”那团东西表面的微光哗啦打开,露出一堆零乱的断翅,伤痕累累的羽翼轻轻旋转,组合成一朵重瓣羽莲,莲蕊正中却是一颗跳动的心脏,无数微弱的星芒在那颗心脏周围飞旋不休,稚嫩的声音正是从心脏发出。虽然没有五官,却听得出它的气急败坏,“若非为诸天万物,本座何须如此狼狈?至于那个没了心的壳子要怎么忽悠魔王,都不关本座的事。”
老僧眼角狠狠一抽,“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吧,平素四平八稳的样子果然都是装的。”
“哼。”心脏傲娇地耸动一下。
“那昊天……?”老僧顿了顿,又问。
“放心,他没大事儿。天界那个是假的。”心脏回答,那浑不在意的语气,几乎可以想象出它撇嘴的样子。
老僧微微松了口气,他雪白的眉毛抖动了一下,叹道:“苦了你和紫箐了。”
“孤城已经被锁,魔军一时半会儿也奈何紫箐不得。本座早就料到会有今日,后手也是准备了一些的。只不过,眼下还得请菩萨行个方便,放本座从你地盘通过。”心脏淡然。
“星君要借道老衲这里也不是不可以。不过,……”老僧突然伸手一指,心脏惊地一跳,“你干嘛?”没等它重新合拢莲瓣,一道金色光华摄住了它,星辉崩落,心脏直直的跌落回莲蕊,化作一个三寸高的小人儿,闭目不动了。
“既然要从老衲这里借道,哪有带着记忆离开的道理,规矩……是不能破的呀。”老僧悠然说着,指端金光徐徐绕那娃娃周身一匝,又灌入小儿囟门。那小儿于睡梦中微微皱起秀气的眉头。他又从怀里掏出一朵金莲,轻轻一掷,那朵金莲骤然放大,将银色羽莲罩在其中,渐渐将其镀作金色,又化为其外层的第三重莲瓣。
老僧点点头,重重莲瓣慢慢合拢,缩小到婴儿拳头大小,轻轻飘回他枯瘦的掌心。它看上去柔嫩矜贵,散发着淡雅的莲香。
老僧垂目看着这朵金莲,慈和的眼中有着怜惜,“帝君是为诸天万物,老衲又岂敢藏私?少不得亲自送您一程。”他将莲花收入袖中,沿着黝黑的河道转身离开。


2楼2020-02-26 17:04:59
    章一 人命官司和拍卖会(1)
    辰龙大陆之北。
    一分山,三分水,六分沃野连大漠。
    六分汉,三分胡,一分武牧数英雄。
    碧野接天驰骏马,苍弓当挽雕翼红。
    黑海黄河风云长,江山百年天命从。
    黑水帝国得天独厚,在大陆五大帝国中国力最强。皇族拿摩氏(Namu,海洋)原本是帝国人口最少的牧族,来自千里草原,因天启元年有墨龙腾于其郡望之地,呼啸风云七昼夜,遂顺天命起兵称帝,至今已传五代。帝都额尔赫(Elhe,泰安)东临黑海,西望草原,北接长山,南通黄河,据险而建,迄今已有百年历史,面积110平方公里,人口12万,繁华昌盛。
    黑云密布,狂风席卷,断枝残叶扑面翻舞,雀鸟惊飞。一场大雨即将来临。
    繁华的街道上人头攒动,不仅没有因为即将来临的雷雨散去,反而越聚越多,喧闹之声几乎盖过远远滚来的沉雷。
    一辆金顶铜辕的马车在拥挤的人丛之外停驻,车内传出低沉的男声:“子午,问问。”
    车外青衣男子应了,挥手带着一名小厮朝人群而去,少顷回转,在墨色的的车帘外躬身:“主子,是聚众斗殴。”英挺的脸上掠过迟疑,再一躬身,“是……瑞国公府……和鲁国公府的风华郡主,打起来了……”。
    “嗯?”
    “还是因了昨天的事。”子午的脑袋几乎埋到胸口。
    昨天……车内男子眸色幽暗。那女人,竟然主动跑去找纳兰穆,要这位纳兰公子拒绝风华郡主而娶她……
    帝国两大国公,因当年从龙功勋卓著,传承至今。现任瑞国公紫徵以文见长,鲁国公风啸以武建业。实际上这两大国公府与皇室及牧族勋贵多有联姻。
    现任瑞国公紫徵的夫人便是出自牧族拉哈礼(lahari,娑罗)氏。拉哈礼家族中颇多名将曾是镇守边陲的重臣。
    风啸则娶了皇叔费馨(Fisin,诚实厚重)长女,是以他唯一的女儿风华生下来就被封了郡主。由于出身显贵,又容貌倾城,风华郡主自打十三岁就成了帝都少男争相追求的女神。但是她一直不曾表露是否已经心有所属。直到最近,一位从边陲调任回来的新秀进入帝都贵圈的视野。人们发现一直大方稳重的风华郡主终于有点羞答答的小女儿情态了。
    说到这里我们不可避免的得介绍一下朝中新贵,护国大将军纳兰毓的嫡长子纳兰穆。这个少年郎年方十七,生得玉树临风,且文武双全,今上在今年年初将其调任回京,一面之后便连连夸赞,特封三品御前将军,端的是前途无量。所以,现在这位纳兰公子只要一上街,就引得帝都女纸竞相围观,简直是掷果盈车。而有人悄悄透漏,鲁国公府已经在向这位公子示好,有意招为贤婿。纳兰穆也并没有提出异议,仅表示承蒙厚爱,待家父中秋佳节回京述职之际,会禀明家父,请他老人家定夺。这明明就是八字已经有了一撇呀。
    然而好事多磨。正当国民为第一美女要嫁第一美男子而兴奋不已的时候,另一国公府的千金,已经淡出公众视线有七八年的紫苏小姐也回转京城。这位紫苏小姐幼时可是假小子一枚,在帝都没少上房揭瓦,后来瑞国公只好将这位惹事精送去她远在草原的母族,现在眼看要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,才接了回来。然后发现,这位姑**以前更加的难以调教了。别的不说,她明明听说俊逸无俦的纳兰公子已经算是名草有主,却还要展开凶猛的倒追攻势,这让见惯了世面的帝都百姓也是受惊不小。
    车内男子一语不发,菲薄的唇几乎抿成一条直线。子午只觉得冷气扑面,额头不由渗出细汗,“本来瑞国公府占上风,现在风华郡主叫了表少爷来帮忙,……紫苏小姐有点顶不住了”。越说越快,说罢,偷偷瞟向车帘。
    男子冷冷一哼,“绕道。”
    “是。”子午一顿,跳上车辕,一挥马鞭,马车缓缓调头,拐向旁边偏僻的小巷。
    不料此时人丛喧闹更甚,“出人命了出人命了!”“快跑啊!”
    开始有人拼命朝外挤,呼啦啦四散奔逃,外圈跑得慢的被推到在地,眼看一名领着孩子的妇人被人踩了好几脚,母子俩惨叫声格外刺耳。
    “子午”。车内沉沉一唤。
    子午腾身而起,半空一个旋身拨开胡乱踩踏的人丛,几个纵跃将那对浑身鞋印儿的母子提至街边。更多汹涌的人流已经扑面而来,挤过马车,滚滚而去。
    啪嗒。啪嗒啪嗒。哗啦啦……豆大的雨滴溅落下来,沉沉一道闪电豁开乌云,照亮被雨点溅起泥土的地面。
    街心渐空,露出十几个衣襟染血凶狠对峙的家丁,还有一个捂着肩头踉跄站起身的黄衣少女。她的目光还盯着地上,面色惨白胸前渗血的少年。她刚才摸过,他,已然断了呼吸。
    “你杀了我表哥,我跟你拼了!”一个翠衣少女哑着嗓子扑过来,但看见黄衣少女手中滴血的长剑,兀的驻足,急促喘息着瞪圆杏眸,戟指向前:“紫苏,此仇不死不休,你……你今天这官司吃定了!”
    “呵呵,你怂恿你表哥行凶在先,我不过是夺了他的剑不小心捅了他一下,这罪责,不在我。”黄衣少女懒懒地斜了斜嘴角,脸上的青紫使她的笑容未能展开,大雨淋湿了那样狼狈的一张脸,却依旧明艳照人。
    “殿下,三殿下您要给臣女做主啊。”风华郡主眼波一转,突然一声凄呼,朝右侧踏前一步,盈盈拜倒。
    紫苏一僵,扭头,这才看见马车,以及不知何时从车内下来的男子。他一袭缁衣,腰间乌亮的丝绦搅着漆夜般的长发在风雨中鼓荡不已,挺拔的身姿如松静默,幽邃凤眸一眯,挥开子午举过来的大伞,冷冷的嗓音穿透密集的雨声:“子夜,持本宫信物去见顺天府尹,嘱他秉公办理。”
    “是,主人。”一名黑衣男子仿佛幽灵般突然现身,双手接过墨玉龙佩,深深一礼。
    “谢殿下。”风华郡主双目含泪仰望男子,如花娇躯轻盈再拜。
    紫苏垂眸,敷衍一福。
    男子略顿,凝注那低垂的蛾眉杏眼,眼波幽深,广袖一拂,转身上车。
    骏马一声轻嘶,蹄声踏踏远去。
    她……居然还是恋着那个人。昨天被纳兰穆那么干脆地拒绝,今天还为他当街斗殴。
    马车内,松甘青筋暴起,修长的手指捏住茶几一角,脑海里再次闪现黄衣女子肩头的殷红血迹。心头猛地一抽。他狠狠咬牙。呵,那又怎样?他为她做了那么多,她无知无觉,甚至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他。她的心……怕是比石头还硬。既然无缘,……随她去闹吧。良久,他缓缓合上双眸,手收回袖中,紫檀木几的一角化为齑粉随着马车颠簸簌簌而落。
    大雨仍在继续。金顶马车在宽阔的街道上激起一溜水雾。
    子午咬紧了牙关,狠狠挥鞭,脸上已经分不出是汗水还是雨水。刚才一耽误,去拍卖会真是有点赶了。
    前方一片开阔,拍卖场沉重的院门已经远远在望。然而此刻它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合拢。千年一次的拍卖呀。会场内外有强大阵法加持,门一旦关上就只能等着拍卖结束时由星师亲手开启,这期间连只苍蝇都难以进入。殿下对瑶草势在必得,如果错过……


    3楼2020-02-26 17:04:59

      yjtyjhjethty

      进 贤 棋 牌 三 个 老 k